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哈尔滨  >  双城区

独臂99坦克总师军工精神:摔断3肋骨倾听会议

http://hrb.dbw.cn/ | 2013-03-05 14:59:41
作者:     来源: 新华网     频道主编: 左远红

  99式主战坦克总设计师祝榆生

  199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50周年大庆,阅兵式上首次公开露面的99式主战坦克,令世界瞩目。可主持设计这种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第三代坦克的总设计师——祝榆生的名字并不被人熟知。这位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的功勋人物之一,曾在CCTV《大家》节目中“惊鸿一瞥”的总师,本身就是一部传奇。

  黄埔学生献身军工

  细说起来,这位共和国兵工系统的总设计师,还是正经八本的黄埔军校学生。1937年,年仅19岁的祝榆生,考入了黄埔军校。当时,在国民党系统里,黄埔军人是“校长”蒋介石的嫡系。进入黄埔,相当于成为“天子门生”,前途无量。不少青年进入黄埔军校,便都加入国民党,去“校长”那里谋前途了。可祝榆生却不这么干。考黄埔军校,他是为了抗日。当了解到共产党八路军才是真心抗日的时候,祝榆生便毅然做出了决定。入学不久,他就转投八路军,几经辗转后到达了革命圣地——延安。

  1938年1月,祝榆生进入抗大学习军事,同年10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抗大后不久,他如愿以偿地被派往了抗日前线,成为八路军主力115师的一员。当时,与拥有飞机大炮的日本侵略者相比,八路军的武器还十分落后。祝榆生他们手中往往只有大刀和步枪。可他们凭着这些近乎原始的兵器,与敌人狭路相逢,舍命搏杀。

  但是,不害怕战争,并不等于要无畏的牺牲。祝榆生的目光,转向了武器装备,从此为此奋斗一生。他曾回忆:“我就喜欢搞这个东西,那时候只要缴获敌人的武器,我就连看中文带日文,比照着手中的实物,反复对照操作,慢慢我就搞清楚了怎么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战斗之余,只有高中文化程度的祝榆生刻苦钻研军事技术,根据战斗需要创造和改进了20余种武器和战斗器材。不过,简陋艰苦的条件,依然让这个热血青年,付出了沉重代价。1948年1月,在一次迫击炮敌前试射中,为弄清试射失败的原因,30岁的祝榆生上前检查。结果炮弹爆炸,他失去了右臂。

  人体失去部分功能,给祝榆生带来了种种不便。可这并没有动摇他参与战斗、总结战术、研发武器的决心。他默默忍受着痛苦的折磨,乐观前行,继续组织带领军事教员深入战场实地观察,结合部队实战经验进行军事理论研究。一方面,他作为军事教员,采取重点速成的方式培训了大批走上前线的军事干部;另一方面,他也在近乎痴迷地继续从事着武器的研究和改进工作。这为他后来进入中国军工领域从事研究工作,打下了基础。后来,当人问起“在战争年代,受伤的他想没想过会牺牲”时,他说:“我从来没有害怕过。”

  退休专家勇当总师

  解放后,祝榆生获得全国战斗英雄、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并得以进入中国兵工系统工作。可功勋,并不能让这位对党和人民无比忠诚的人,在“文化大革命”中幸免。祝榆生被扣上“白专”的帽子,下放后管理工具,还要受人监督。可祝榆生依然对制造兵器痴心不改。在那种环境下,他竟然借机虚心向工人师傅求教,愣是偷偷学习了加工工艺。祝榆生的钻研精神,可见一斑。

  20世纪80年代初,为了适应武器装备更新换代、追赶世界先进水平的迫切需求,中央下达了重点装备项目——99式坦克的研制任务。谁有资格担任总设计师?谁有能力拉近和国外先进坦克相差几十年的差距?时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的邹家华看中了祝榆生。可此时祝老已66岁,退休在家。他会“出山”吗?

  祝榆生用实际行动,做了回答。1984年夏天,北京槐树岭,祝榆生带领科研人员,悄然展开了一场鲜为人知的国防高科技攻坚战。从那时起,祝榆生家客厅的灯光就常常亮到深夜。他要么和科研人员研讨技术方案和技术难题,要么独自阅读大量国内外有关坦克的技术资料。年逾花甲的他,用超常的精力和毅力与时间赛跑。项目研制期间,他经常要夹着十几斤重的资料包,奔波于各个试验场地。

  由于没有右臂,行走有时会失去平衡,祝榆生因此时常跌倒。这些年一共跌过多少跟头,他已经记不清了,头破血流也被他漠然处之。他拖着断臂,在出差的火车硬卧上爬上爬下;在荒滩野地的试验场一天跑十几个来回;在高大的坦克上钻进钻出。跌倒了,颤巍巍爬起来接着走。只要能走,就一定要亲自到试验现场。

  1990年,祝榆生去包头协调有关技术问题。在路上,72岁的他重重地跌了一跤。老人坐在地上,半天都没爬起来。可随后,他不顾胸口的剧痛,如期赶到会议现场。几个小时的研讨会,他弓着背认真倾听意见,结束时却只能艰难地扶着桌沿,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随行人员赶忙把老人送进医院,这才发现祝榆生已摔断了3根肋骨。即使这样,他依然坚持听取三个研制单位的技术汇报。

  凭着这种精神,祝榆生带领三代坦克研发团队,书写了中国兵工历史上一段辉煌篇章。1984年,三代坦克设计之初任务是“定型以后,跟先进的坦克能够相抗衡。”祝榆生的目标却更远:“抗衡只是打个平手。我非得把你打掉。”从战争中走来的他,掷地有声。15年后,99坦克横空出世,其机动性与国外先进坦克相当,火力则更强,并且在世界坦克制造史上首次采用了主动防御系统等,使我国主战坦克跻身于世界先进行列。

  更重要的是,祝榆生的研发团队,在现有技术基础上,走出了一条自力更生、自主研发、体现中国特色、考虑实战需求的研制道路。99坦克中的新设计部件,占89.85%。火力、火控、传动、防护、光电对抗系统、新材料等方面的技术,都是首次自主开发研制。同时,他提出并实行了“系统取胜”的设计思想,以优化、匹配系统性能,有效地解决了三代坦克指标高、难度大与我国技术基础薄弱、部件储备缺乏之间的矛盾,解决了我们在材料、工艺、元器件、试验测试手段落后于发达国家的问题。他还提倡并实践了“边投资、边收回,良性循环”的型号项目运营方式,使三代坦克的诸多关键技术、部件在整车定型前后广泛用于外贸和国内其他坦克或有关装备的改造上,实现了边投资、边研制、边应用、边收回,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三代坦克的研制成功,实现了祝榆生提出的出硬件、出软件、出队伍三项任务。该项目共获国家科技进步和国家发明一、二等奖3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15项和多项国家专利及科工委装备研制金奖。该项目培养了一批专业配套、系统领军、“老中青”相结合的技术骨干。他们中有工程院院士、兵器工业首席专家以及兵器工业集团科技带头人等。对此,居功至伟的祝榆生却总说:“三代坦克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是大家一起做的工作”。

  军工元勋淡泊名利

  面对99式坦克带来的荣誉,祝榆生总是不停地推卸功劳。作为三代坦克总师,他绝对有资格站在褒奖的浪尖。一世功名是古往今来多少人的追求,可他却像当初平静地接受任务时一样,默默地退到了聚光灯之外,不带走任何功名的负累。

  在兵工系统,祝榆生酷爱钻研。他曾先后在解放军总高级步校工作、在哈军工读书、在炮兵工程学院任职。其间,他坚持听课、定期到图书馆查阅最新科技资料,主动向每一位有特长的教授请教。到兵器工业科学院工作后,主管兵器科研工作的祝榆生,更加注重学习。他利用工作之余,自学了系统工程理论、运筹学等新学科知识,了解和掌握国内外各类新技术,把握世界常规兵器发展的趋势和方向。博览群书、博采众长,祝榆生成为具备多学科专业知识的复合型人才,较为全方位地掌握了常规兵器各武器系统的知识和技术。可是,他却认为自己不够科学家的标准,没有专门搞过学术研究,所以谈不上有什么学术成就。

  2003年,祝榆生被聘为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特聘科技带头人”,每月补贴4000元;2005年,他又被授予“兵器工业科技发展终身成就奖”,一次性奖励20万元。对于这些补贴、奖金,祝榆生都婉言谢绝。担任三代坦克总师时,他手里掌握着近亿元科研经费拨款的财政大权,却在一个简易楼房里办公。用了十几年的办公室,直到1998年他才勉强同意安装了一个噪音很大的窗式空调。上级单位多次提出给祝榆生调换住房,他仍坚持住在20世纪60年代修建的砖瓦楼里。屋内是水泥地面和白粉刷过的墙壁,没有任何时尚的装修。

  建党90周年前夕,当得知组织上要评他为优秀共产党员时,他写了一封信给党组,真诚地向组织恳请:“我从1938年10月入党以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一名党员应该做的事,不值得宣传。比起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战友们,我做的还很不够,他们比我做的更好,应该多宣传他们。我恳请集团公司党组不要评我为优秀共产党员,应该多宣传那些在本职岗位上做出贡献的党员,他们比我更值得宣传,更有教育意义……”当《大家》节目主持人问祝榆生,一手带出一批院士、首席专家的他,为何自己却不是院士时,他回答:“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99式主战坦克

【联系我们】频道主编 :0451-87116812转哈尔滨频道

今日推荐

严格遵守保密法律法规,严禁在互联网发布涉密信息。